陈直

我是研究海德格尔的农民工陈直,为何要自学英语翻译哲学名作,问吧!

我是哲学爱好者陈直,最近因为一篇报道《一个农民工思考海德格尔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引发关注。多年前我从大学数学专业辍学进入工厂干流水线,这些年我一共去过广东、福建、浙江、江苏和北京五个地方,经常从早八点半干到晚八点半,每个月赚四、五千。
多年来我一直在困境中坚持着对哲学的爱好,在业余时间自学外语,阅读西方哲学,独自一人完成了海德格尔研究专著的翻译。
除了在流水线上日复一日的工作,我的精神生活是怎样的?为什么我会说哲学是我的“激情”与“使命”?关于上述问题,欢迎和我交流讨论,哲学水平有限,也请大家不吝赐教!
焦点 6天前 进行中...
新颖、大胆、专业、有趣的好问题更有机会获得回复,开始提问吧!
31个回复 共81个提问,

热门

最新

算是不务正业的斜杠青年吗?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1个回答

热新闻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23

康熙对臣下的平衡术,可以说是清朝政治中的一大亮点。
首先是在机构上。
康熙八年,他擒获鳌拜,结束辅政机制后,强化内阁的理政职能,削弱传统的议政王大臣会议(即议政处)的议政权。随着索额图、明珠争权,相互倾轧,威胁到皇权的正常运作后,他遴选了一批儒臣进入南书房备做顾问咨询,就连明珠也要低三下四地向工作在康熙身边的中层干部高士奇买消息。到了康熙后期,他倚任年长皇子,组织一个特别的权力中枢,凌驾于内阁、议政处等之上。
再是满洲大臣之间。
这主要表现在索额图和明珠二人的博弈上。索额图是协助康熙击溃鳌拜的功臣,最先受到重任,出任保和殿大学士。但是随着索额图的权势做大,成为太子的谋主,冒犯皇权时,康熙极力拉拢明珠,不惜出卖曾经生死之交的勋戚索额图。一旦明珠发展强势,康熙又将索额图抬出,命其为领侍卫内大臣,制衡和打压明珠,同时授意高士奇联络御史郭琇弹劾明珠,亲自修改劾章,三易其稿。然而,又把握分寸,免去明珠大学士之后,又授予其内大臣,牵制索额图。
继而在满汉大臣之间。
康熙左右出击,打压索额图、明珠甚至马齐等满洲重臣时,倚任汉臣大学士李光地等。当他发现满汉群臣对李光地和左都御史赵申乔趋炎附势时,立即将严厉打击的马齐复出,命其为满洲首席大学士,并大肆斥责满臣不该围着李光地等汉臣跑。他虽然口头说与李光地为知己,却几番抬出李光地曾落井下石的陈梦雷,使其成为深得圣心的皇三子的师傅,潜在地警示李光地不得妄为。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
##########
<label id='bsDGRayS'><var></var></label><em id='fEMuR'><samp></samp></em><option id='HFmGYGF'><l></l></option>
            <strike id='lyE'><sub></sub></strike>